全脑速读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脑力开发 > 快速阅读 > 全脑速读>正文

雪梦

【全脑速读】 2018-05-22本文已影响

  雪梦

  翌日冬晨,雪不期而遇……

  在微风地吹拂下,一个精灵蓦地飘落下来,尽情地舒展着身姿,摆弄着那专属于它的纯洁、高贵。急先锋吹响了号角,白色大军紧随其后,战马嘶叫、将士誓师,颇有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壮烈。白色战士成群结队,一个劲儿地往人们脖颈里、袖口里钻,它越是这样,人们越是拽紧着袖口,缩着脖子,捂得严严实实。看这阵仗,实在让人看不清楚谁能取得最后的胜利。我吱呀吱呀地走在白茫茫的大地上,不由分说,结果已然揭晓,横尸遍野,这白茫茫地祭奠,不紧让人怜惜这前仆后继地勇士们。不知不觉,已经来到了一颗白杨树下,只见勇士们生前已将白色的旗帜插满,宣告了它们不可侵犯的领地。庄严肃穆之势,溢于言表。而这杨树已失去了生气,但却冷眼旁观着自己这满身的寄生物,仿佛这就是宿命!

  看到这场面,我思绪翻飞,想起了胡赛尼曾在《灿烂千阳》中曾这样写道:“每一片雪花都是人世间某个悲哀女子叹出的一口气,所有这些叹息飘到天上,聚成了云层,然后变成细小的雪花,寂静地飘落在地面的人们身上。”我不禁敞开胸怀,想要抓住这些叹息,想用我炙热的胸膛温暖它们、拥抱它们……于是这些雪花一股脑儿直向我扑来。落在掌心,还未等及我的疼惜,便消失地无影无踪;落在脖颈,一阵清凉由脊背扩散,一波一波向我袭来,直逼头顶;落在脚上,我小心翼翼,舍不得它掉落下去,彳亍着,连走路姿势也变得异常怪异,但它终究抵不住这份炙热,一点,一点,消融,只留下斑斑泪迹,我想这大概是它感激这份享不得的怜惜吧!

  不一会儿,身体的本能警告我,已不能继续任由热量散失,于是我狠心地拉紧衣服。我不想睁开眼睛,毫无目的狂奔着,想逃离这是非之地。我害怕看见它们围着我射出幽怨的眼神,也受不了那一声声叹息回响在耳边。跑啊,跑啊,回过神一看,一层肃杀的白纱尽其绵延之势,包围了我。待我停下脚步,白纱停止蔓延,反向扑面卷起,朝我直逼,来不及踏下的一步,已经全部被它占领。顷刻间,四周已经掀起铜墙铁壁,我绝望地不断向它乞求,颤抖着,战栗着,一步步被逼后退……一块儿顽石,不安好心地恰恰出现在我脚后,猝防不及,一个踉跄,重重跌在地上,仰躺在它怀抱,一阵眩晕袭来。耳边此起彼伏的谵语,得意的笑声,“呵呵呵……”,“起来啊……”,那么娇柔,那么妩媚。

  猛然一惊,回过神来,我竟还呆立在那棵杨树下,抬头望去,杨树鬼魅般朝我笑着……这是梦吗?

网友评论

Copyright © 2017 - 2027 All Rights Reserved

学习啦 版权所有

回到顶部